爱吃鱼糕的炒年糕

一宗悬案

好甜啊

丛深:

轻松的
ooc预警
花吐症,甜的
我乱写的不要骂我
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
以下是百度的
花吐症
花吐症,乙女向小说中先被提出,后广泛运用于耽美小说中,具体特点为:一个暗恋了别人的人,因郁结成疾,说话时口中会吐出花瓣,若所暗恋之人未晓其意,则会在短时间内死去,化解之法为与所暗恋之人接吻,一起吐出花朵后痊愈。「呕吐中枢花被性疾患」,通称「花吐き病」,其症状是感染者将会感到痛苦,咳嗽,从口中呕吐出花来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
  尤长靖见到灵超的时候,他正焉焉地喝着一瓶波子汽水,口罩渔夫帽全副武装,隔间里光线是暖色调的,让灵超的脸上也带了一层薄薄的柔光。


  店里空调开得足,外面太阳很毒,温差太大,尤长靖打了个喷嚏。灵超咬着吸管连眼神都没变,伸手抽了张纸巾递给他。


  “你找我来什么事情啊?”


  尤长靖边擦鼻子边看灵超。


  灵超长肉了,比之前更好看。新的发色很浅,得亏他皮肤白,倒显得出点灵气来。虽然看着情绪不对,身体大抵是没问题的。


  灵超还是没说话,一双大眼睛直勾勾地盯着他,咬着吸管。尤长靖觉得莫名其妙,低头想把手里的纸巾扔进垃圾桶。这一低头,就看见了地上五颜六色一地的花瓣。


  尤长靖猛地抬头,一脸惊恐:“灵超这个不至于的,我们也不是第一次见面了,不用搞这么隆重的。”


  “这真不是我想整的。”


  灵超委委屈屈开口,说话的同时他嘴里吐出了几片粉色的花瓣。


  尤长靖目瞪口呆。


  灵超捂着脸大半天没说话,伸出手指戳戳他放在桌面上的手机屏幕,让尤长靖自己看。
     


一个临时侦探
     


  我叫尤长靖,是一个歌手,现在的身份是一个临时侦探。


  我有一个好朋友叫灵超,他最近出了点事。我们认识不算久,感情也是真的很好。可是我还是不明白他为什么找上我。


  或许是我比较让他信任?


  我知道他喜欢吃糖,喜欢写东西,喜欢复古的颜色。但是最近他好像喜欢上了一个人。还因为这个人得了很奇怪的病。


  治不好会死的那种。


  问他是谁他也不知道,粉红色的花瓣一片片往外掉,灵超的脸红扑扑像一只成熟的桃子。


  脸红什么啊命都要没啦。


  我恨铁不成刚,却又见他打开手机备忘录,小声说话:“我列个名单给你吧。”然后就开始认认真真打字。


  淦,收哥机就是收哥机。


  经过报案人的回忆和我收集的资料,我锁定了第一个嫌疑人。
   
  
 
  “一对二要吗?”


  “我有同花顺李希侃你玩完啦。”


  尤长靖等到李希侃打完一局牌之后才开口把事情经过讲了一遍。李希侃翘着腿听他说了一半就忍不住插话:“你怎么找上我的,节目里我跟灵超镜头加起来也没十分钟啊。”


  尤长靖拿出了自己调查的证据,一组灵超的饭拍。照片上灵超穿了短裤露出了细瘦白腻的小腿,一件紫色外套松松垮垮搭着,像一颗紫罗兰味的雕花硬糖。


  李希侃发自内心地夸道:“真好看,肤白貌美大长腿。”


  尤长靖听着带点土味的夸人的话,觉着有点不对劲,但还是保持赞同态度:“的确是好看。”两人对着照片细细欣赏了两分钟。


  尤长靖首先反应过来,迅速变脸,翻到另外一组李希侃的饭拍。照片上的李希侃穿件宽大的黑色长袖T恤,米色短裤,肩上搭了一条蓝色的条纹毛巾,椰林树影沙滩,很清新。


  李希侃脸都要贴上手机屏幕了,也没看出来什么不对劲,他抬头问尤长靖:“这怎么了?”


  尤长靖很得意,用手指戳戳屏幕:“你看你肩上这条毛巾,仔细看看。”


  李希侃一头雾水,又看了半天,还是什么都没发现。


   尤长靖这才开口:“你这条毛巾的条纹,是红黄紫黄红,紫色的条纹被夹在最中间,刚刚好灵超那天又穿了紫色,你是不是想说你把他放在心中!”


  李希侃被这番逻辑严密的推理惊得说不出话来,他看了一眼尤长靖,也有可能是白了一眼:“尤长靖你老实交代,你是不是我和灵超的CP粉?”他顺手从手里的扑克牌堆里抽出一张二扔到尤长靖面前。


  “我那条毛巾是公司给的,灵超那身衣服也是人家给搭的,怎么可能有联系嘛。”


  尤长靖想想,好像是这么回事儿,他立马就丧了:“这案子没头没尾我没法查啊。”


  李希侃想了一会儿,拍拍尤长靖的肩:“我倒是知道点东西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 
  一个路人
           


  我是李希侃,是一个男团成员。刚刚有一个业余侦探找上我。


  我有一个朋友叫灵超,就在刚刚尤长靖跟我说灵超喜欢上了一个人,要是不能找到那个人是谁他就会死掉。


  我听得心急,自己喜欢谁都能不知道的嘛。


  尤长靖怀疑是我,还拿出了八杆子打不着的所谓证据,脑洞也未免太大啦。不过他穿紫色衣服那天,我们也确实一起出去逛街了。


  灵超说要买礼物,我问他要买给谁。他支支吾吾老半天没蹦出一个字,倒是红了脸。我也不继续追问,跟着他慢慢逛。


  我们那天聊了很多。我们公司的宿舍环境怎么样啦,悠悠球难不难学啦,还有老换发色头会不会秃。


  针对最后一个问题我们两个讨论了很久,最后忧心忡忡的他说着回去要买霸王,絮叨了一大堆,中心思想大概是“我这么好看我不能秃”。


  最后他买了一支不便宜的护手霜。买的时候表情有点心痛。我心里想,灵超他们公司应该有给他涨工资吧。我想起来他比赛期间穿了好久的那双匡威。


  我想,一定要涨啊。


  尤长靖在我身边挠着头想这个纯粹靠猜的案子,我打算把这件事告诉他。当然,我省略掉了灵超跟我说“我们以后打视频啊”那一段。


  我怕这个临时侦探瞎猜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
  尤长靖拿到了第一个线索。这个线索他觉得没啥用,他率先拜访了下一个他心中的嫌疑人。


  娄滋博刚进一个三分球,浑身是汗,黄蓝色的球衣很显眼。换替补上场之后他就坐在球场边上喝一瓶矿泉水,尤长靖盯着他的喉结好一会儿。


  现在00后可真是不得了。


  娄滋博带了一根发带,头发被汗浸湿了,喝下快半瓶水之后他看向尤长靖:“来干嘛啊。”


  于是尤长靖又把这件事说了一遍。娄滋博沉思了一会儿才把思路理顺:“那你的意思是让我去亲灵超一口试试看?”


  尤长靖表情很复杂。


  娄滋博没等到回答,于是他又开口问:“你为什么觉得是我啊?”


  尤长靖没说话,他打开手机,放了一小段视频出来,视频上的两个男生穿着恐龙和熊本熊的睡衣在走廊上打闹,最后熊本熊一把把小恐龙扛回宿舍。


  娄滋博凑个脑袋过来看,尤长靖注意到,娄滋博看这段视频时脸上带上了不自觉的笑,连眼神都柔和了几分。


  一个篮球滚到了娄滋博脚边,队友擦擦汗大声喊他上场。娄滋博马上从地上蹦起来,扭开一瓶矿泉水边喝边往球场中心走。


  尤长靖看着他的背影有点郁闷,还没调查完呢,怎么人又跑了。


  大概走了几步,娄滋博转过身把矿泉水瓶一扔,瓶子稳稳当当落在尤长靖身边。娄滋博冲他笑笑:“大侦探,灵超喜欢的人不是我,你找错人啦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  
  一个嫌疑人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
  我叫娄滋博,刚成年没多久。我认识一个人,他叫灵超。


  我跟他认识不算久,今天有个业余的侦探找上门,跟我说灵超的事情。因为太喜欢一个人,他就要死了。


  同为00后,我很不能理解这个同龄人。喜欢就说出来嘛又不会怎么样。不过我听他们说灵超是写青春疼痛小说的,那就好理解了。文化人总是奇奇怪怪的。


  可我觉得灵超一点不奇奇怪怪,我觉得他可可爱爱的。


  尤长靖放了段视频给我看,明明离拍视频的时候才过去了几个月,我却总感觉像过去好几年。


  我没跟尤长靖说,其实视频里我把他扛进去以后还在床上跟他打了一架。在床上打了一架这种话听起来实在很容易让人想歪。


  起因是灵超这个小兔崽子死抱着我的熊本熊不撒手。


  我拿枕头砸他,他拿熊本熊砸我,最后还是我吃亏。灵超太瘦了我不敢用力打,而他打我又像小猫挠人软绵绵一点不疼,就是苦了我的熊本熊。


  好像灵超在我面前总是会露出他孩子气的一面,他本来也是个小孩。


  倒是跟别人在一块的时候乖得很,比如那个火力少年王,还有那个拉大提琴的,那个老穿件校服的。像一只被娇养过的猫,怪会讨人喜欢。


  我第一次听说这种病,会吐花吗?我想象一下那个画面,觉得有点过分可爱。


  三步上篮,我伸手抓住篮框晃了两下才跳下来。往回看,尤长靖还愣愣地站在球场旁边,我觉得他的样子有点好笑,冲他喊一声:“要是真的找不到的话,可以让我试试的,什么时候都可以。”


  反正试试也不亏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
 
  郑锐彬是主动找上门来的。


  说是去探病,不认识路。让尤长靖带他一块去。


  尤长靖跟他走了一会儿,两个人都没说话。太阳挂在天上尽职尽任地散发光和热,尤长靖心里算了算自己是多久之前抹的防晒,狠狠心主动开口:“你想说什么啊。”


  郑锐彬气色很好,看着心情也不错,他表情滞了几秒,随即又笑笑:“我听说灵超生病了,你在找人。我知道有一个人喜欢他。”


  “我还知道呢,我知道好几个呢。”尤长靖想起这一天啥实的也没查到,太阳又晒得他头晕晕,气得他走快了两步,郑锐彬长腿一迈就跟了上去:“哎你等等我啊,我说真的!他们还牵过手!”


         
  一个证人
       


  我叫郑锐彬,是来自中央……华谊兄弟的艺人,最近的身份是演员。我有个认识不久的弟弟叫灵超。


  认识他是巧合,刚开始看他年龄小,不说话的样子乖乖软软,常让人忽略了他的身高。


  我对他的印象是不会说粤语的小屁孩,眼睛大皮肤白,怪讨人喜欢的。


  广东人不说喜欢,我们说钟意。


  这个小孩心里很有自己的想法,也许是这几年离开家的练习经历吧。但他到底还是小孩,很多情绪都写在脸上。


  对一个人的喜欢也是。


  虽说灵超这个“收哥机”战绩赫赫,但有细心些的人总能发现,有一个人是不一样的。


  不一样在很多地方。


  我觉得灵超是很喜欢他的,可是节目结束了也没见灵超有什么大动作。而他运气也不好,三个舞台都没能和那个人分到一块。


  直到最后才分到了同一队。


  还好他们也算是走到了最后。我心里看得着急,又不能直接拿根绳把他们绑一块。


  好巧不巧,机会这就来了!灵超生病了!哎,生病不是什么好事,可是这不是一般的病啊,这种病就是表白的好机会啊!我太激动了,刚听到消息就马上跑过来找尤长靖了。


  和他交流了半天,我都听累了,他就不是柯南,他是毛利小五郎。线索不少了,光推敲就能推敲出来了。


  为什么我这么在意灵超的事情,大概是那个算得上是分叉路口的夜晚,他红着眼睛却在笑,跟我说:“彬哥,我也想考中戏,等着我啊。”


  那个夜晚过去太久了,或许是我不愿意再回想起来的缘故,我对那一天的记忆都是模糊的。我当时是怎么跟他说的呢。


  哦,记起来了。


  我说,好啊,哥等你。
        


  尤长靖一路听着郑锐彬的分析到了坤音大楼门口,打过招呼以后领着郑锐彬走到灵超的房间门口。


  尤长靖停下了脚步,他看着郑锐彬:“我已经找了很多个人了,他们都说自己不是。”


  郑锐彬想这个临时侦探又要开始错误推理了,他开口反驳:“可是……”


  尤长靖打断了他的话:“可是这个人他会在拥挤的人群里主动牵着灵超的手,也会抬起手臂帮他支撑沉重的麦克风。”


  郑锐彬不说话了。


  尤长靖摸出手机打电话。


  “我觉得就是他,就算不是他,起码也得让他知道啊,灵超这个傻瓜,他喜欢一个人是不会说的。”


  房间里的人打了个喷嚏,紧接着一阵手机铃声在房间里响起来。


  郑锐彬推开门,自己猜测中的人正坐在灵超的床头看着手机屏幕,抬手挂了电话。


  是毕雯珺。


  尤长靖的脑子一下子就清醒过来了。


  李希侃说那天逛街的时候灵超买的是护手霜,而毕雯珺经常被要求表演悠悠球。


  娄滋博说灵超在那个“火力少年王”面前会特别乖。


  证据都对上了。


  尤长靖锤了几下毕雯珺的胳膊:“你怎么不自首啊,我今天在外面跑一天了累死我了!”


  “你不要打他!”一直没说话的灵超这个时候才开口,一朵花掉到床单上。


  尤长靖气急,他刚想开口就忽然发觉灵超接下来没有再吐花了,他觉得情况不对:“你的病怎么好了?”


  灵超这下又不说话了,他低着头,尤长靖还是发现他脸红了。他狐疑地看向毕雯珺。


  毕雯珺揽过灵超的肩:“这种病就是莫名其妙来又莫名其妙走的,这谁也说不准。”


  他嘴里也吐出一朵花。


  这下两个人没法狡辩了,同时心虚地低下了头。


  尤长靖凭借良好的视力看见了灵超破了皮的嘴唇。


  “好呀,我顶着太阳查凶手,灵超你却在跟凶手接吻!”尤长靖颤抖着伸出手,指着对面坐在一起的两人,“你们,你们就该被抓起来关在一起!”
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 一个凶手
         
 
  我叫毕雯珺,尤长靖说我就是真正的凶手。


  好吧,在这个“恋爱未遂案”里,我的确算是凶手。他一直不告诉我,要是他早一点告诉我就好了。


  当然了,现在也不晚。


  在决赛前几个星期,灵超送了我一支护手霜。


  护手霜的价格不美丽,我记得他们公司“贫民窟”的名头,但是他眼巴巴地看着我,像一只把自己心爱的小鱼干堆到我手边的猫,我就说不出来拒绝的话了。


  他低着头,我看不清他的脸,只看到他红红的耳朵尖,他说:“你玩悠悠球玩得这么好,一定要好好保护手。”


  那是比赛的时候吧,虽然没有过多久,但是我总感觉那段时间像一个很长的梦,醒过来的时间越久,梦就越模糊。


  一开始我并没有特别注意他,有一次我嫌他吵,捂住了他的嘴。他乖乖地没有说话了,但是眼睛弯弯带着笑,就全心全意地看着我。


  我能看见他眼睛里的我。


  那个时候我觉得事情好像不妙了,这个小朋友好像是认真的。


  但是后来我们接触的机会越来越少,他和同组的哥哥也玩得很好,我揣着一颗不安的心怀疑那天的眼神是我的想象。


  我们都没有说。


  前些天我看到一组照片,那是比赛期间我们出厂的那一天,我和灵超一块走。人太多了,我就牵着他走。


  那个时候我在前面,眼前只有人群和闪光灯,没来得及回头看他一眼。照片里灵超低着头,露出的耳朵尖是红的。


  我这段时间想了很多,还没等我想通,今天就听说灵超生病了,是很奇怪的病。我想,难道要让所有有可能的人都亲他一下吗?


  不行。


  所以我来了。 
     
      
   
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


  End.


   
   
好久不见呀
这篇写了很久了
一直放在我的备忘录里
今天看到了就顺手发出来
希望你们看得开心
 

阿姨我不能再看纯爱文了🤭

从此以后……卤蛋就是放在心底的一个秘密了……等我今晚哭完 明天再为你打call好不

我现在真是像个笑话呢……
祝福 你们要幸福❤️
你要对他好点
谢谢你❤️

还没发祝福 有时差的仙女真的撑不住了 鹿哥要是发了祝福艺兴的 一定记住要艾特我 我希望明天我起来看到好多人艾特我去嗑糖 然后热搜第一条也是两位的大名 记住艾特 鹿鸣兴辰的流年 我爱你们💛给艺兴爆灯 二胎好听 生日快乐宝贝💜

卤蛋对于我来说就是what u need到l need u这个演变过程😊放一个十字路口两人大屏上的两个广告 我姐在期待鹿哥的同时给我录下了兴兴🤗好久不见 没想到在这个路口遇见你💜💛

很满足了 看了星座运势 今天天秤座的速配星座是白羊座😎

刚刚???一前一后发微博???刚打完艺兴的字 鹿哥就发 我都懵逼了……能不能给双担一个喘口气的时间🌝顺便 鹿哥又比了那个手势 双手🌝